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中国企业家》杂志网站

 
 
 

日志

 
 

李开复曝离职内幕:我成了那只“鸡”  

2009-09-03 16:09: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开复近日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当年因跳槽而和微软打官司时“失望、伤心,然后觉得无助”,对于自己的跳槽风波,李开复表示:“我换工作是一个绝对职场可以做的事情。那我觉得他们微软站不住脚,非常简单,微软不希望那么多人跳槽,所以它希望能够杀鸡儆猴,停止别人的跳槽,这个和我个人无关,那很不幸的我成为了这个鸡,但是还好没有被杀,最后证明自己是对的。”

  尽管身为高级经理人,但是李开复并不介意公开表达他对老东家们的看法。对于曾就职的几家著名公司的比较,李开复指出:“苹果公司是不惜血本的为了用户体验可以牺牲一切,而且是要靠大老板拍脑袋想出的天才点子,大家跟着他走;微软是一个航空母舰,能够把最多的上万个工程师组织起来,让他们做一个非常困难的非常大的软件,比如说像视窗,然后做什么都要做成第一;谷歌我觉得是一个非常迅速的互联网公司,能够用最快的速度最少的人,做出最有创意的产品,然后一定是把用户放在第一位。”

  在被问及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一个人时,李开复表示:“我希望有最大的影响力,所以我一路都是朝最大化自己的影响力来走”。尽管身为谷歌中国总裁,但是李开复在工作之外还建立了一个“我学网”开复学习网,据李开复透露,5年来他已经在网上回答了学生们4000多个问题。

  “我希望我的墓志铭上不是说李开复是科学家或企业家,而是说李开复是一个热心教育者,他在中国崛起的时代,经过写作、讲座、网站,帮助了中国青年学生,他们亲切的叫他开复老师”。李开复表示,这是他所希望的最新的墓志铭。而在2004年以前,李开复给自己的墓志铭是“李开复,科学家,企业家,经历三个顶尖科技公司,并发明了三项可以推广技术。”

  在被问及谷歌在中国为何竞争不过百度时,李开复很坦然,“这很简单,我们进来的晚,我们2006年初才开始做真正本地的谷歌的搜索。”而对于谷歌一贯倡导的“不干预”,李开复表示,“我认为一旦人工干预了搜索结果,就走上了一条不归路,这个不归路,最好不要走第一步,因为你走到第二步,就不知道怎么对下一个人说不”

  在被问及谷歌中国目前遇到的最需要突破的坎在哪里时?李开复指出,“我觉得是所有用户的认知和我们产品的普及度。”

  “我觉得心境有很多变化,2006年,我觉得是在质疑中度过的,我觉得我们的心境应该是一个有耐心的,能够扛得住、忍得住。2009年,我们看到非常多新的商机,比如我们的音乐产品,得到140家音乐公司的支持。我觉得大家开始注意到了,谷歌在中国是会成功的”李开复表示,“用户永远是第一、广告主是第二、股东第三。这个才是我们长久的经营之道。”

  (来源:证券日报)

8月26日晚,汪潮涌向本报记者证实,听证会结束后,东星集团25日下午接到了武汉市中院的答复,驳回东星集团和信中利投资公司的重整申请。汪本人是26日上午才获知这一消息。

  东星几乎被判死刑。

  汪潮涌思退

  汪潮涌表示,武汉中院此次再次驳回重整申请的理由是重整方和债权人之间没有达成债务处理的具体方案,例如债转股的比例,以及重整方没有出示详细的资金证明等。同时,武汉中院也采信了破产管理人关于东星重整至少需要9.2亿元的证词,这令汪潮涌感觉东星重整的成本过高。

  “9.2亿元的成本太高了,大大超出了我们作为投资人的成本考虑,这种情况下东星变得没有投资价值。我们能接受的上限就是2-3亿元,不可能再多。”汪沉吟道。

  唯一的欣喜是,武汉中院并没有直接判决东星进行破产清算,而是同意东星集团再补充一些新的资料,但未明确是否重新受理申请。

  可是汪潮涌退意已生,“如果重整成本在9.2亿,我们没介入的必要了”。他表示即便日后东星能够起死回生,信中利再度加入的可能性也不大,“毕竟时间拖得越久,东星的投资价值就会越小,人员、市场、航线的恢复难度越来越大”。

  如果汪潮涌退出,东星集团势必需要重新联络股东、新战略投资者再提重整方案,但有汪潮涌的前车,新战略投资人恐怕更难入局,东星复生希望几乎为零。

  “东星最终走不出破产之局,现在再拖各方利益损失更大。”东星航空破产管理人成员单位、湖北山河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杰道。

  东星曝停航内幕

  8月26日,东星集团董事长兰世立的侄子兰军、东星航空战略发展部高级经理朱霖在北京向媒体发放一摞资料,正式揭开“东星航空停航和被清算的真相”,将矛头对准武汉市交委。声称东星集团与武汉市交通委员会因4500万元款项发生冲突,招致武汉交委的报复,被迫停航,并被试图破产清算。

  “我们要求跟我们有严重经济纠纷和严重冲突的现东星航空主要管理人武汉交通委员会回避。”朱霖表示,向武汉中院提出更换东星航空破产管理人,要求武汉市交通委员会回避。

  “交委与东星没纠纷。” 当日,张杰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回应。

  按照兰军提供的《民事调解书》和《终止合同经营协议书》,武汉市交委曾经与东星合作甚欢。

  2000年7月25日,受武汉市交委的委托,武汉交通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与东星集团下属企业湖北东天物业管理公司签订《合作建设经营郑贺公路及纸李联络线合同书》,双方于2001年8月注册组建了湖北华星交通发展公司,负责宁港收费站的经营管理。

  东天物业投入了大量资金对经营的道路进行扩建改造,但多方原因导致该公司经营一直处于不稳定状态。于是东天物业与武汉交通建设投资公司协商后,于2006年12月签订《终止合同经营协议书》,后者同意支付不超过4500万元作为转让对价,中止了双方的合作。

  不料,协议签了,武汉交通建设投资公司一直没付款,东星集团持续两年不断追债使得双方反目。

  “因我公司向武汉市交通委员会索要其欠款而发生矛盾冲突。”朱霖称为了报复东星集团,武汉市交通委员会主任彭俊欲将东星航空强行低价出售给其他公司。

 朱霖表示,东星航空属于百分百民营企业,无“政府分文投资,也无任何银行贷款”,由于东星集团投资8亿多在东星航空上,“彭俊企图以一亿多的低价出售,遭到兰世立的拒绝”。其后,兰世立便在一个月内先后四次被武汉市公安局以不同罪名、不同主体在不同场合抓获。

  “3月14日被抓后再没回来。”朱霖称,就在兰世立被监视居住后,武汉方面还在让其家人和律师劝说兰世立同意低价出售东星航空的条件,显然兰家人并不同意。

  3月15日,武汉市交委宣布将东星强行停航。4月18日开始东星航空进入破产重组程序。

  后继者?

  在26日的发布会中,朱霖透露川航于25日听证会后与东星集团以及汪潮涌会面,表达合作的意愿。这一细节也被张杰否定,声称川航25日曾向其表示来鄂并非为合作而主要为接收飞行员。

  “他们双方说的情况都不存在。”26日傍晚,川航方面如此回应记者。据记者掌握的情况,川航董秘刘晓东人在武汉。

  有消息指出,中航油仍在做最后努力,意图将此案申诉至最高人民法院。

  中国航油的代理律师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尹正友向记者表示,考虑到该案的裁定涉及到对破产法相关制度的正确理解,他将在征得中航油书面同意后,针对湖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裁定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更多独家商业新闻、人物、内幕请移步《中国企业家》网站

  评论这张
 
阅读(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